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

釋迦牟尼最後的囑咐 揭開佛陀涅槃的真相



釋迦牟尼最後的囑咐 揭開佛陀涅槃的真相






  每年的農曆二月十五,是釋迦牟尼佛涅槃日。釋尊于周昭王二十四年降生,一生示現,于周穆王五十二年,世壽八十歲時,示現身疾,在娑羅林中雙樹之間吉祥而卧,入般涅槃。經雲:二月十五日臨涅槃時,佛大音普告,聲至有頂;面門放光,遍照三千,六趣遇光罪垢消除;眾生悲鳴,大地山海皆悉震動。
  涅槃,並非世人理解的生命的終結或者開始。《涅槃經》雲:“若見佛性能斷煩惱,是則名為大般涅槃。”
  釋迦佛祖百千億劫來屢屢的示生示滅,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,開示悟入佛之知見也。《妙法蓮華經·如來壽量品》中,世尊把他方便示現生滅的真相揭示出來了:
  諸善男子,我本行菩薩道、所成壽命,今猶未盡,復倍上數。然今非實滅度,而便唱言、當取滅度,如來以是方便、教化眾生。所以者何。若佛久住於世,薄德之人,不種善根,貧窮下賤,貪著五欲,入于憶想妄見網中,若見如來常在不滅,便起憍恣、而懷厭怠,不能生難遭之想、恭敬之心,是故如來以方便説:“比丘當知,諸佛出世,難可值遇。”所以者何。諸薄德人,過無量百千萬億劫,或有見佛,或不見者,以此事故,我作是言:“諸比丘,如來難可得見。”斯眾生等、聞如是語,必當生於難遭之想,心懷戀慕,渴仰于佛,便種善根,是故如來雖不實滅,而言滅度。
  一行禪師《故道白雲》則用文學的語言,講述了佛陀涅槃時的歷史:
  佛陀和比丘們到達娑羅樹林時,已是傍晚時份。佛陀着阿難陀在兩棵娑羅樹之間稍作清理,讓他在那兒躺下。佛陀側卧着,頭頂向北。所有比丘都圍在他身邊坐着。他們都知道佛陀當夜便要進入涅槃。
  佛陀向上望去四周的娑羅樹,對阿難陀説:“阿難陀,看!現在還未到春天,但娑羅樹上已開滿了紅花。你可見到飄下來的花瓣,都落在‘如來’和比丘的僧衣上嗎?這樹林真美。你又看到西面天邊那火紅的落日嗎?你可聽到娑羅枝葉在微風中的颼颼聲響嗎?‘如來’覺得這些東西全都那麼可愛動人。比丘們,如果你們想使我高興,如果你們想表達對‘如來’的敬愛和感恩,方法就只有一個。那就是要將教理活用,實踐于生活之中。”
  這是一個很暖的晚上。烏帕巴納尊者本來站着替佛陀扇涼,但佛陀卻叫他不需要。或許,佛陀是不想他站在那裏遮擋着這日落的美景吧。
  佛陀突然問阿那律尊者:“為何不見阿難陀,他到那兒去了?”
  其中一個比丘説:“我剛才看見隊難陀師兄在樹後飲泣。他還自言自語地説:‘我還未證得任何精神的道果,而師父便要長辭了。一向以來,沒有任何人比我師父更關心我的了。’”
  佛陀着這比丘喚來阿難陀。佛陀安慰阿難陀説:“阿難陀,你不要傷心。‘如來’時常都提醒你有關一切法的無常性。有生,便有死;有起,便有滅;有聚,便有散。怎可能會有生而無死?有起無而無滅?有聚而無散?阿難陀,你多年來都全心全意地照顧我,竭盡全力地幫忙我,我對你十分感激。阿難陀,你有很大的功德。但你是仍可更進一步的。只要你多一點用功,便可以跨越生死。你是可以證得自由解脱而超越所有煩惱的。我知道你是做得到的,而這將會是令我最快慰的事。”
  向着其他的比丘,佛陀説:“沒有人比阿難陀是更好的侍者了。過去曾有其他的侍從把我的衣鉢丟到地上,但阿難陀卻從沒這樣。從最小至最大的常務,他都照顧得非常妥善。阿難陀永遠知道我要在何時何地與何人會面,不論是比丘、比丘尼、在家眾、大王、官臣、甚或其他教派的行都有。他把這些會議安排得智巧方便。‘如來’相信過去未來,都再沒有一個覺者能找到一個比阿難陀更忠心和能幹的侍者了。”
  阿難陀尊者把眼淚抹去,説道:“世尊,請你不要就在這裏入滅。拘屍那只是一個到處都是泥房的小鎮。有很多更適合你入滅的大城鎮,如僧帕、王舍城、撟賞彌、或波羅奈斯國。請世尊你再選擇一處更為適合的地方,讓更多的人有機會可以見你最後一面。”
  佛陀説道:“阿難陀,雖然這裏滿是泥房居舍,但拘屍那也是個很重要的地方。‘如來’特別喜歡這裏的森林。阿難陀,你見到落在我身上的娑羅花嗎?”
  佛陀派阿難陀進入拘屍那,告訴末羅族人佛陀將會在當夜最後一更時分,在娑羅樹叢中入滅。末羅族人知道這消息之後,都立刻趕到森林裏去,其中有一個名叫須跋特羅的苦行者。所有的人都只是依次向佛陀鞠躬頂禮,但須跋特羅卻請阿難陀尊者讓他跟佛陀面談。阿難陀拒絕讓他這樣做。他説佛陀太累了,不宜接見任何人。聽到他們的對話,佛陀便對阿難陀説:“阿難陀,讓須跋特羅行者與我談談吧。‘如來’會接見他。”
  須跋特羅跪在佛陀前面。他已久仰佛的教化,只是從來都未有機會與佛陀會面。他鞠躬説道:“世尊,我曾聽聞過很多精神導師的大名,如富蘭那迦葉、珊闍耶毗羅胝子、阿耆多翅舍飲婆羅、末伽利拘舍梨、迦羅鳩馱迦旃延和尼乾陀苦提子,我想請問,依你的看法,他們其中有沒有已證得真正覺悟的?”
  佛陀答道:“須跋特羅,他們沒有證得覺悟,並不是我們需要談論的。須跋特羅,讓‘如來’指導你自己走上覺悟之道吧。”
  佛陀給須跋特羅講説八正道。他作結時這樣説:“須跋特羅,有人實踐八正道的地方,便可以找到開悟的人。須跋特羅,如果你依此道而行,你也可以得證覺悟。”
  須跋特羅行者頓時覺得心開意解,充滿喜悦。他又請求佛陀讓他受戒為比丘。佛陀囑阿那律尊者即時替他主持受戒儀式。須跋特羅這就成了佛陀最後一位弟子。
  剃了頭之後,須跋特羅便受戒和獲贈一件衲衣與一隻乞鉢。佛陀這時環顧圍繞他坐着的比丘。他們很多都是從附近的地區前來的,人數將近五百。佛陀對他們講話。
  “比丘們!如果你們還有任何難題或疑問,現在就是問‘如來’的時候了。請你們把握機會,不要在過後才自責為何今天面對佛陀而沒有問清楚。”
  佛陀這樣重覆説了三遍,但都沒有比丘發問。
  阿難陀尊者高聲説道:“世尊,真好!我對比丘們很有信心。我對僧團充滿信心。每人都已經對你的法教全部理解。再沒有人對證得大道的教理有任何疑問和難題了。”
  佛陀説:“阿難陀,你這樣説,是由於你的信念所致。但‘如來’知道的,卻是直接所見。‘如來’知道這裏的所有比丘,都對三寶具足信心。這些比丘最低道果的,都已證得了‘入流’之果。”
  佛陀又默默的望了僧眾一遍,然後説道:“比丘們,細聽‘如來’現在要説的話。一切法無常。如果有生,必然有死。你們要精進修行,以證得解脱!”
  佛陀合上雙目。他説了最後的遺言了。大地震盪。娑羅花如雨般從天降下。每個人都感到身心顫動。他們知道佛陀已進入了涅槃。
  佛陀離開了。一比丘舉起雙手,僕墮在地上。他們高聲哀悼:“佛陀走了!世尊已經死了!世上再沒有正法眼了!我們應該以誰為皈依?”
  這些比丘號哭之際,另一些則默然靜坐,觀察着呼吸和靜思佛陀的教誨。阿那律尊者對他們説道:“兄弟們,不要如此痛哭!佛陀世尊的教導,是有生必有死,有起必滅,有聚必有散。如果你們真正了解佛陀所教的,便應該停止這樣的騷亂。請你們都正坐起來,細觀呼吸。我們要保持安靜。”
  每個人都聽從阿那律的勸告,回到自己的原位坐下。尊者帶領他們誦經。這些內容關於無常、空性、無執和解脱的經文,都是他們已能背誦的。不到多久,氣氛便回覆了肅穆莊嚴。
  末羅族人燃點起火炬。誦唸之聲在黑夜裏迴響着。每個人都專清高注地集中在經文上。經過一段長時間的唸誦,阿那律尊者給大家講話。他讚揚佛陀的功德業績,他的智慧、慈悲、賢行、定力、喜悦與平等心。阿那律尊者説過後,阿難陀尊者又與大家重温佛陀一生的美事。兩位尊者整夜輪流演説。五百比丘和三百大家眾都默默地聆聽。一批火炬熄滅,另一比又被燃點起來,一直至天亮。














Flag Counter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